采访、文丨弹弹、张小逸

编辑 ?| ?张小逸

视觉 ?| Maxim

?

“在吗?我刚从看守所出来,你有兴趣听我说说真实的情况吗?”

?

失踪近半年、在町町单车退押金风波闹得最大的时候都不曾发声的町町单车前负责人丁伟突然在10月16日晚上联系我们,他说:“现在的我,已经一无所有了

?

再次见到丁伟,他依旧是高高瘦瘦的个儿,剪了个短寸。但他的境遇已和半年前大不相同。

?

彼时,他还是南京首家本土共享单车品牌的创造者,在南京铺车1万多辆,拥有15万用户。如今,跑路公司”、“涉嫌非法集资”、“富二代玩票失败”、“落跑骗子”等等标签都重重地压在了这位出生于1994年的年轻人身上。

?

他一字一句地说:“我现在要澄清三件事:一、我没有卷款跑路,町町也不是骗子公司;二、町町原有15万用户,现在还剩1万用户的押金未退款,其间没有任何挪用押金行为;三、町町之所以倒闭,是因为我父母公司作为输血方资金链断链,现在在走正常的破产程序

?

突来的巨变

?

丁伟坦言自己之前确实是个典型的富二代,他从来不用操心自己的生计,一切都有父母操持。

?

对于町町单车,父母也没有完全放手让他去独立经营——在丁伟口中,自己的父母自始至终都掌握着公司的财务大权,还委派专人协助其运营管理公司。

?

我没有动过公司一分钱,因为财务都在我父母那里。自从町町公司成立,我就没有过大笔的花销。平时公司日常开销基本都是我自掏腰包,这几年的积蓄也都投进了公司。

?

最让他愤怒的,是越来越多的自媒体开始编造、杜撰不实信息,把我塑造成一个卷走用户押金无度挥霍的‘骗子’!你知道吗,还有文章说我的奥迪R8是用町町单车的押金买来的,这完全就是不负责任的造谣!这辆车在公司成立之前我就一直在开了!”

?

▲说到被自媒体造谣,丁伟有些愤愤不平

?

事情的转折点要从今年4月开始说起。

?

4月初的时候,丁伟才知道“家里出事了”——由于资金链断了,他的父母已经背上了繁重的债务,没有钱再输血到町町单车上。那时候的町町单车已经累积了15万用户,达到收支平衡,甚至还有点小盈利,处于势头相当好的上升期。

?

?

丁伟非常清楚,如果不尽快找到其他“新鲜血液”,町町单车很可能就走不下去了。因此丁伟的第一反应是希望从父母那里拿到财务权来施展拳脚,但被父亲丁万青拒绝了

?

“那时候我也很怕,因为我也不清楚父亲究竟有没有动用町町单车的押金。”

?

和父亲不欢而散后,少年意气的丁伟选择和自己的核心团队成员集体出走,他转身回到上海,把公司扔给自己的父亲,彻底撇下了町町单车

?

这才出现了4月28日町町单车股东变更的情况。

?

?

那时候的丁伟以为町町单车至少还能维持很长一段时间,“现在想来,还是觉得特别可惜。”

?

6月,丁伟父母因为原公司的财务纠纷进入看守所,而丁伟也在不久之后被拘留配合调查

?

那段时间正好是“町町单车押金无法退还”事件闹得最沸沸扬扬的时候,媒体纷纷曝光,却找不到町町单车的相关负责人——无法发声的丁伟一家三口根本没有办法出来给用户一个交代。

?

?

因为事出突然,丁伟还处于哺乳期的的姐姐也为三人的官司疲于奔命,没有心思去管町町单车的押金事件,市面上留存的约10000辆町町单车也开始流离失所

?

“不涉及诈骗”

?

在丁伟口中,待在看守所的一个多月里,从来没有人过问过他町町单车的事,他也不知道町町单车究竟如何了。

?

国庆前,丁伟无罪释放

?

他也是事后才了解到,南京马群派出所就町町单车一事进行了调查,最后的调查结果是不予立案——15万町町单车用户,已退还押金的用户数为14万,目前尚余1万用户的押金未退还,町町单车的公司账户上尚有2万元余额,市面上留存着1万余量单车,总价值高达千万。

?

警方的调查结果显示,这并不是一起诈骗案件,而是正常的公司经营不善倒闭事件,因此没有立案。

?

“最后这1万用户,还有造车厂货款没结清的事,我们当初都给了车厂100万定金了,可能是我父亲当时真的拿不出钱了吧”面前的丁伟面露焦色道:“我父亲在町町单车里砸了至少两千万了,这些都是有凭证可以查的,我们怎么会用几千万投资去卷这最后200万的押金?如果我们是为了骗钱,那我们为什么不造个便宜点的车呢?”

?

在我们此前的报道里,丁伟就曾透露町町单车的造价高达1800元一辆,他也坚定地表示,町町使用的镁合金轮毂“除了摩拜没人比我们更贵”。

?

如今,马路边的町町单车已无迹可寻,丁伟表示自己已经没有精力再去找回这些车辆。已经不再是公司股东的他叹息道:“如果我做得了主,一定会给剩下的1万位没有退还押金的用户一人一辆车,车的价值其实远高于押金了。

?

然而在法律意义上,现在的丁伟已经和町町单车毫无关系了,显然,他的话并不能作为町町方面的官方说辞。

?

▲丁伟(左)正在接受香港黄大仙灵码吗公社记者采访

?

目前,町町单车正在走正常的公司破产程序,财务相关的问题,还要等法人丁万青出来以后才能彻底解决,而这恐怕需要相当长的时间。

?

变卖家产偿还债务的同时,丁伟和姐姐还要努力为父母凑齐律师费打官司。

?

对于现下的境遇,丁伟倒是显示出出乎意料的乐观:“就像流行的‘吃鸡’游戏一样,我现在是啥也没有,装备全靠自己捡。

?

在看守所里,他就已经想明白了:没有父母遮荫挡雨的日子,他需要站起来扛住这个家。

?

“我要去北京做主播了!”

?

“做町町单车,我从头到尾都是很认真的。”丁伟满脸严肃地说。

?

彼时,从车辆组装到铺车,无论多苦多累的环节,他都亲自上阵,甚至还把自己的表弟叫来南京“玩”——其实是一起在凌晨4、5点铺车。

?

“搬车是体力活,经常全身湿透,风一吹就冷得不行。”而在凌晨铺车完毕后,他还要一早赶去参加政府有关共享单车的相关会议,或是去找投资、找商铺资源。

?

在丁伟口中,町町单车是他真正想做的事情,虽然那段时间他吃了不少苦,却觉得忙碌而充实。

?

在离开町町单车之前,丁伟也曾畅想过町町未来的发展蓝图——在拥有足够多的用户数据之后,他想利用已有的商铺和停车场资源来开拓共享电单车、共享汽车业务,形成一个属于自己的出行体系,把整个南京市场都拿下。等用户对町町产生了使用习惯,他就可以慢慢开始推送各个商家的优惠信息给需要的用户……这些都和当下摩拜、ofo的发展思路不谋而合。

?

但这一切,对于没有拿到财务自由的丁伟来说,太难实现了。“我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当时没有多找几家机构融资,而是把全部的鸡蛋扔在了同一个篮子里。

?

家里出事以来,丁伟最感谢的还是他的朋友们,朋友的支持和接济,让他觉得一切都没那么糟糕。

?

在问到下一步如何打算时,丁伟给了我们一个看似戏谑的答案:我要去北京做主播了”他准备先用这样的方式偿还债务、凑齐律师费,之后再从长计议。

?

短暂的谈话结束后,丁伟匆匆离开,毕竟刚刚从看守所出来,他有着太多的事情需要面对。

?

共享单车进入下半场,在波诡云谲的浪潮中,町町或许很快就会被众人遗忘,但这一段创业经历却在这个年轻人的身上刻下了无法抹去的印记。

?

2017年,丁伟和他的町町单车,来过。

?

附香港黄大仙灵码吗公社此前对町町单车的报道,前后对比,更见真味:

?

《香港黄大仙灵码吗记 | 南京本土唯一共享单车品牌,注册用户12W+,日活2W+,他如何在红海中逆向求生?》

《南京本土共享单车町町“历劫”,大量用户投诉押金退款难丨万余辆总价千万的自行车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