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黄大仙灵码吗记】NO.150

采访 | 施润

| 施润

编辑 | 张小逸


“第一次看到它的时候,我激动得三、四天睡不着觉。”

?

2008年陈泳翰初次见到GPU这种计算架构时,“仿佛整个大脑都被激活了,每个脑细胞都在想。”

?

回溯到1989年,踌躇满志的陈泳翰交上了自己的毕业论文,主题为人工智能。老师却告诉这个计算机工程系的毕业生一个足够绝望的事实:人工智能只能是一个设想,因为作为前提条件之一的“并行计算”算法尚处在理论阶段。(注:并行计算指同时用多种计算资源解决计算问题,能大幅提高计算速度和处理能力。)

?

后来,陈泳翰的生活便循着司空见惯的轨迹进行:做了几年技术研发、当了几年记者、担任跨国公司副总经理……“一直没有创业,因为我相信人的创造力一辈子只有一次,我还不知道用在哪。”

?

直到并行计算的GPU算法出现,人工智能终于有了实现的可能。一种不知从何而生的“使命感”涌上心头,他下决心要让更多人知道并用上这个东西。

?

2009年,苏州吉浦迅科技有限公司成立,已经辞掉工作的陈泳翰,拿着100万种子投资开始创业。毫无疑问地成为国内首家专注GPU领域的企业。

?

?

吉浦迅成为华硕战略级合作伙伴

?

现在的吉浦迅已是华硕中国区唯一战略级合作伙伴;与技术原厂NVIDIA(英伟达)、AMD保持特殊捆绑关系;2013年推出的GPU深度学习/人工智能方案技术在全国部署超过300个服务网点;于2013年、2014年分别荣获苏州工业园区科技领军人才企业、苏州工业园区科教领军人才;2016年11月9日,吉浦迅顺利挂牌苏州股权交易中心,成为首批挂牌企业之一。

?

“陈泳翰,你疯了”

?

创业者有两种:一种人是看到了商机,做好了准备才去做;另一种人,你想不通为什么,但他就是要去做。陈泳翰正是后面这种人。

?

所以过往的经历中,有两次很多人冲着他喊:“陈泳翰,你疯了!”一次是为了老婆,另一次却是老婆这么说他。

?

2001年的时候,陈泳翰已经是台湾一家跨国企业的产品总监与事业部副总经理,年薪50万。由于工作需要,根生土长的台湾人陈泳翰经常来大陆,也遇到了让自己“陷入疯狂”的妻子。

?

2002年5月,为了最重要的人生伴侣,他不顾众人反对,放弃台湾的高薪工作,买了一张单程机票来到大陆。陈泳翰的夫人是北航毕业的校花,追求者众,不乏身价过亿的。“所以我们结婚遭到百般阻挠,她父母要求所有亲戚都不能参加,我俩朋友不少,最后也只来了不到30人。”大家都说陈泳翰疯了,但婚后两人感情一直很好,甚至刚开始一、两年陈泳翰的事业没什么起色,几乎没有收入,全靠妻子挣钱养家,“但她也一直不离不弃”。

?

到了2007年,GPU的加速运算架构由美国公司NVIDIA率先推出,即同时利用图形处理器 (GPU) 和 CPU提升运行速度。由于技术比较前沿,在国内一直鲜为人知。

?

?

2010年NVIDIA中国区首次GTC大会中,与NVIDIA CEO黄仁勋、丽台董事长卢昆山合照

?

2008年,陈泳翰在偶然的机会下了解到NVIDIA研发的这款GPU运算架构时,连续几天睡不着觉,他说那一刻已经为自己的创造力找到了方向。“就像追寻梦想的道路上出现一道鸿沟阻断去路,一筹莫展之际,老天降下了一把长梯,让你有了前进的可能。”

?

然而,当时的中国知道这个架构的很少,能做的更少。“NVIDIA也主要在美国市场推广,中国只找了中科院的几个人在做实验。”

?

决定将GPU作为创业方向的时候,又一次有很多人对着他喊:“陈泳翰,你疯了!”

?

这一次,阻遏者包括他的夫人,理由是:“这东西在中国根本连市场都没有”,陈泳翰的回答是:“一定会有的。”

?

没有市场的创业者

?

公司刚成立的时候,陈泳翰自认为是“四无”创业:无资金、无人脉、无技术、无市场,“最要命的就是无市场”。但“做什么事都不让自己有回头路”的他不在乎这些困难,或者说在意的是远方。

?

老天眷顾这份“远方”情怀。他很快找到了两个人:一位是NVIDIA中国区技术部门总经理,另一位是AMD中国区GPU技术部门的副总。两人分属的公司正好是当时全世界唯二的生产GPU芯片的两家,而且两人都是陈泳翰台湾交大校友圈的同系学长。于是,他的想法很快得到了二人的资金以及技术支持。

?

有了一流的技术,陈泳翰又苦于找不到市场。除了科研机构、高校,极少数专业公司了解GPU外,他拿着放大镜都看不到市场化的客户在哪,认可他的只有“懂行的少数人”。

?

迫于无奈,香港黄大仙灵码吗2010年吉浦迅开始做GPU计算相关的培训服务,主要服务对象有中科院、北大、清华、中科大等专业机构和院校;2012年情况稍有好转,华硕看中了吉浦迅的技术优势,双方合作开发基于GPU智能计算系统集成项目,新覆盖的客户包括地球科学研究所、北航、南航、西北工大等。

?

但由于客户集中在科研机构、高校,商业空间不大且数量很少,吉浦迅前几年的运营状况不理想,一度陷入危机。不愿辜负早期投资人,更不愿放弃自己执着信念的陈泳翰毫不犹豫地卖房投入公司运营。

?

?

全国超过50场GPU应用培训记录

?

同时,他也开始实验最低获客成本的“4R”营销模式。精细化地运营给他们带来了宝贵的行业资源:自营“GPU世界”专业网络媒体,累计阅读量过200万;通过专业技术培训,解决客户技术问题;打造专业技术论坛,有效会员8000+,微信、QQ技术群人员近3000,且全部为本科以上技术用户;针对具有不同程度的开发能力的客户,陈泳翰创造性地打造了一个“需求--服务--需求”的双向反馈系统。

?

守得云开见月明

?

近两年,服务型机器人的市场需求持续而强劲地增长,可以预见将超过现有的传统机器人产值,“这几乎是一个想象不到尽头的产品,因为人总是需要服务的”。陈泳翰表示,真正的人工智能机器人不仅要能执行影像、语音等基础识别,并且具备机器学习能力,其计算需求量更是传感设备的百倍以上,GPU的加速运算必不可少。在此领域积累多年的吉浦迅终于迎来了价值爆发的曙光。

?

过去的吉浦迅一直集中在“尖端科研领域”、服务金字塔尖端企业,除积累了大量的尖端技术资源外,没有实现太大的商业利益转化。

?

?


近年来,陈泳翰开始将GPU人工智能计算技术往需求度更高的市场普及,人工智能机器人套件解决方案便是首款市场化产品。

?

吉浦迅联合相关科研单位资源,根据自有的技术积累,研发出一套基础识别算法的SDK,再整合一些开源的传感智能以及机械控制方面的技术,打包做成“通用版”人工智能机器人开发套件,销售给机器人开发企业。“无论是看护型、伴读型、宠物型,还是管家型、办公秘书型、迎宾型,都可以使用。”

?

若企业自行从头研发,至少需要6-8位博士,用上12-15个月的时间。采用吉浦迅的SDK,仅需2-3位本科或者硕士用6-8个月的时间即可完成适配。据陈泳翰介绍,他们的产品可以为客户节省70%以上的开发成本,成为大多数中小团队的机器人企业的“必由之路”。产品上线近三个月,已成功销售数百套。

?

已在创业路上走过7年的陈泳翰在采访最后表示,吉浦迅目前正在寻求首轮融资,以期快速拓宽市场和扩大人工智能机器人套件产能。